新聞資訊-最新報道

幫助中心 廣告聯系

新聞資訊-最新報道

熱門關鍵詞: www.ymwears.cn  as  www.fsymc.cn  www.hesaids.com  博熙來

少兒科幻的“科幻”味道要濃一點

來源:新聞資訊網 作者:普羅米修斯 人氣: 發布時間:2020-08-05
摘要:在當代文壇上,科幻文學是一個新崛起的熱點,兒童文學也是一個熱點。兒童文學領域對少兒科幻的屢次表述中,交替出現了“科學文藝”與“科幻文學”,實際顯示出“

  暑期的孩子讀什么?少兒科幻是個選項。但“米湯科幻”的創作趨向值得警惕——

  少兒科幻的“科幻”味道要濃一點

  在當代文壇上,科幻文學是一個新崛起的熱點,兒童文學也是一個熱點。而且,二者正逐漸呈現出熱點的“交集”。兒童文學視野中的科幻文學,被簡稱為“少兒科幻”。

  兒童總是朝向未來的

  在當代兒童文學的發展歷程中,少兒科幻從未缺席。早在20世紀50年代,鄭文光、童恩正的科幻文學創作,高士其的科普童話、科學詩創作,都為當代少兒“科學文藝”的文體發展提供了成功的文學樣例。進入新時期,以葉永烈的《小靈通漫游未來》為代表,掀起科幻創作熱潮。

  科幻文學與兒童文學外在呈現的一致性,源自“幻想”的藝術形式。科幻文學與兒童文學內里解決問題呈現出的一致性,則在于朝向未來的精神歸屬。兒童有著銜接人類世代代際傳承者、維系人類生命與人類文明延續者的特殊身份,被兒童文學與科幻文學賦予了與希望和未來最為密切的關聯。人類物質世界與精神世界的拯救者或者說拯救的希望,均同一地指向了兒童。

  歷代文學作品常常在極度的絕境中,尋求以兒童的天真純善的童心,喚醒成人世界的渾噩與迷失,如泰戈爾、華茲華斯的詩作,誠摯贊美“兒童的天使”,感嘆“兒童是成人之父”。科幻文學常常在假設地球即將毀滅的絕境中,描繪如何保護兒童,如何保存人類文明,而絕境中的突圍,也是依靠兒童來突破思維定式,依靠兒童的無懼無畏。如劉慈欣的《超新星紀元》、王晉康的《宇宙晶卵》等作品中,兒童是未來走向的決策者,也是可能災難的突圍者。因而可以說,無論是外在幻想色彩抑或內里精神氣質上,二者都呈現著某種天然、密切的關聯性。

  少兒科幻創作有新的拓展

  新時代呼喚優質、豐富的少兒科幻作品。人類文明走入當代,科技以前所未有的深度融入兒童的日常生活,并成為他們生活本身的一個組成部分。科技有著與這一代兒童最為親近的心靈距離,這就決定他們緊密追蹤的興趣點不再是過去的田園、鄉村,而是時刻與他們發生關聯、帶來改變、產生共鳴的科學技術。因此,少兒科幻存在著巨大的閱讀需求。

  當前,少兒科幻文學受到的重視度與實際的創作量,都呈現出加速度趨勢。比如,由大連出版社牽頭主辦的“大白鯨原創幻想兒童文學優秀作品征集”自2013年啟動,至今發展態勢依然良好。其中專設的“科學幻想”類型,已經成為一個“少兒科幻”原創力量匯聚的平臺,推出了多部重要的少兒科幻作品。

  王林柏的《拯救天才》,以時間穿越的科幻模式講述一系列拯救天才的故事,而這種穿越型幻想因為建立在廣博的文化史、科學史基礎之上,因而超越了一般意義上的穿越類故事,顯得嚴謹、豐滿而睿智。

  馬傳思的《冰凍星球》《奇跡之夏》,以飽滿的信息量與具有信度的科學思索,開拓了孩子們的想象視野,又傳遞以科學認識世界的思維方式,更展現出知識的魅力。

  王晉康的《真人》,以前瞻性的科學想象,假設在科技高度發達并完全介入人體甚至參與人類繁衍的時代,“人”之為人的標準將向何處去。

  楊華的《少年、AI和狗》,對少兒科幻創作“硬科幻”的尺度與技法進行了有益的實踐。作品將人工智能寫入少兒科幻,在人機對話中,人工智能傳遞了大量航空航天的科學知識,科學成分飽滿扎實。

  趙華的《除夕夜的禮物》,有著較為成熟的“科幻”思想方式。作品對科學與人類的關系、人類與可能的外星生物之間的“關聯形式”進行深入思考,是對少兒科幻普遍流于對科幻元素概念化植入的有力反撥,是對一些少兒科幻創作以科幻為“擺件”實則大展魔法類型想象的簡單化操作的有力反撥。

  輕視“科幻”容易造成誤導

  可以預見,少兒科幻正在迎來良好的發展契機。潛藏、散在的創作力量正在不斷聚集,“跨界”創作的趨勢也已逐步呈現。但就整體科幻文學發展與整體兒童文學發展而言,當下少兒科幻創作的發展仍是相對薄弱的。這就需要一種嚴謹的、努力的創作態度,去補充、拓展少兒科幻的藝術樣貌。

  兒童文學領域對少兒科幻的屢次表述中,交替出現了“科學文藝”與“科幻文學”,實際顯示出“少兒科幻”的廣義與狹義之分。兒童文學視野中的“科學文藝”,是廣義概念,內含科幻小說、科學童話、科普故事、科學詩、科學劇、科學繪本等。“科幻文學”則指稱狹義的少兒科幻,不包括科普類讀物,單指文學類讀物。二者的評價標準是不同的。單就狹義的文學領域來看,當代少兒科幻創作在逐漸升溫的同時,也呈現不少需要警惕的問題。

  部分少兒科幻創作的“科幻”含量稀薄,而是雜糅了奇幻、玄幻、魔幻和“打怪升級”等類型元素。這種雜糅,降低了少兒科幻創作的難度,也導致少兒科幻面目的模糊。加拿大科幻文學理論家達科·蘇恩文說,科幻是“以疏離和認知為宰制”的。“疏離”強調了科幻作品需要營造陌生化的生存環境、科技背景,“認知”則強調對陌生化要有理論解釋,并且建立在科學前瞻性假想的基礎之上。“疏離”和“認知”并行,方可稱為“科幻”。魔幻或奇幻等,則是可以擺脫因果鏈推導的非邏輯性幻想,因疏離而產生的陌生化是有的,但其中的幻想是不需要尋找某種科技理論的自洽,甚至往往不需要解釋,所謂從心所欲、以“奇”制勝。擺脫因果鏈的幻想,在兒童文學的一種重要體裁——童話創作中,是經常被運用的。

  科技理論在科幻作品中的支撐力與密度,將科幻文學區分出“硬科幻”與“軟科幻”。面對突飛猛進的科技發展速度,部分科幻文學作家開始慨嘆科技前瞻的難度,慨嘆真實的科技有時甚至反超了科學幻想。一些新生代科幻作家的創作呈現出更加稀薄的科幻密度,甚至有青年科幻作家用“稀飯科幻”來自我指稱。那么,以此類推,少兒科幻的科幻味道,是不是可以再稀釋一點,達到“米湯科幻”即可?于是,披著科幻外衣的魔幻小說、披著科幻外衣的童話故事,成為少兒科幻創作領域隨處可見的作品樣貌。

  與科幻領域曾經對少兒科幻的回避不同,這是另外一種對少兒科幻創作的“輕視”,是一種輕視“科幻”的創作態度。少兒科幻雖然因為面對兒童受眾這一讀者定位,在科技理論的密度與難度方面,需要有意識地做一些降低,以確保兒童閱讀的可讀性與適讀性。但是,少兒科幻與科幻文學一樣,同樣追求幻想內里科學精神的灌注,同樣應該承載對未來科技發展、人類文明走向,包括對宇宙命運、生命關系的前瞻與思考。少兒科幻應該始終對科學幻想與童話幻想、神話幻想等幻想文體的雜糅保持高度警惕,應該始終有明晰的創作分野。雖然上述幻想文體共同擁有想象的特權,但童話、魔幻等可以隨意駕馭因果關系,進行任意的想象,科幻卻必須具有科學推演的認知基礎。二者雜糅的創作,一點資訊,勢必對小讀者造成誤導,對他們的認知成長和精神塑造帶來不良影響。

責任編輯:XW

最火資訊

網絡整理新聞資訊出品

新聞資訊由機器網絡選取自動更新,如有侵權請向站長說明,24小時內會解決侵權問題

手機: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聯系電話: 地址:

秒速赛车有什么好公式